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老人考司法考试考了十多年 齐大爷说,自己本打算通过司法考试之后,做一名律师。
七旬老人弹唱十二木卡姆 木卡姆艺术是一种集歌、舞、乐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古典音乐艺术形式
老人搞发明拥有三项专利 浙江衢州江山出了个痴迷于发明的老人——84岁的吴佶伟。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看世界 > 国内热点

55岁大叔从北京骑行76天抵达莫斯科 享受旅途惊喜时光

发布时间:2017-08-03 09:53:25  来源:新浪网

看世界 国内热点导读:从广州到北京大约2200公里,这比单程3趟的距离还长。这个数字还超过了广东所有高速公路的总长度。俞培华刚刚用一台十几年历史的自行车,花了76天时间从北京骑到了莫斯科,这是一次无比漫长的旅程,一路伴随风沙、曝晒、意外、蚊虫……这看起来不可思议的挑战,55岁的俞培华说其实自己也常常想过放弃,但坚持的理由却意外的简单:开心和自由。

第一次挑战:

被俄罗斯“冻”回来了

7月26日,俞培华才从莫斯科坐飞机回来,7月30日的采访约在了上午10点,他脸上还留着浅浅的枕头印,“原本想睡到11点的,还在倒时差,全身肌肉都酸痛得不得了。”经过这76天的旅程,他轻了6公斤,全身精瘦,看起来就三四十岁的样子,手臂和脸都晒得黝黑,由于骑行时穿的是短裤,大腿上留下一条泾渭分明的黑白交界。

在此之前,俞培华不算很发烧的那种骑友。“我以前在广州天河公园一带上班,附近一个骑行俱乐部搞活动,我去拍照,拍着拍着就跟他们一起玩了。”他说当时其实对自行车也不太了解,只是给了钱让对方帮忙挑车子,其中一辆公路自行车就从2004年骑到现在,这台红色的车子这次也随他“远征”俄罗斯。

骑车十三年,俞培华挑战过川藏线、新藏线,最远的一次是从家里出发骑到泰国,大约4000多公里。“川藏、新藏距离不算很远,主要是路不好走,坡比较多、沙石也多。”对于他来说,平坦笔直的路可能更吸引,平日也就是在自己家的所在———三山,绕着小岛骑一圈。

其实去年俞培华已经尝试过挑战俄罗斯。去年是4月6日出发,骑了2000多公里,去到俄罗斯图伦就折返回来,“实在冷得受不了,当地四月还是零下三四摄氏度,湖面还结冰的,骑不动了。”因此今年他特意迟了一个月才出发。

为什么如此执着要挑战莫斯科之行,离开工作岗位一段时间的俞培华没想过太多,只是说自己想试一试。

和上次一样,俞培华选择独自上路,“距离还是比较远,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时间。”他也没做什么特别训练,5月6日这天,他把自行车打包,收拾了20多斤的行囊就坐飞机到北京了。俞培华可以说是轻装上阵,只带了两件骑行服、一套便服,还有维修工具、洗漱用品等。

再出征:

再出征:首日多“插曲”暴风、苍蝇是劲敌

5月6日,俞培华从佛山向北京出发,5月7日开始骑行。他的路线是从北京往西北方向走,经张家口、集宁到察哈尔右翼后旗、二连浩特这么一条线路出境。

第一天的早上11点时,他已经骑了55公里,走居庸关、八达岭,但并非那么顺利,刚起床就发现后轮漏气,在高速辅路上还摔了一跤。由于公路车变速没有爬坡轮,爬八达岭大坡时根本踩不动,硬踩之后大腿还抽筋,第一天下午就感觉体力有点透支了。

如果是常人遭遇这么一个糟糕的开头,可能已经意兴阑珊,但对于俞培华来说似乎不算什么,第二天吃完早餐又继续上路。他清楚这些都是接下来两个月的“日常”,除了疲劳、路况、意外,还有沙尘暴、暴风、烈日、迷路,当然这些也常常和美景、驴友一同伴随其中。

在国内骑行时,暴风对于骑行上路的俞培华是最危险的,尽管戴着眼镜,但草原上的猛风仍然吹得他眼睛发红,骑行时甚至差点能把他吹下路基,有时更要下车推行。而在蒙古、俄罗斯等地,最困扰他的竟然是苍蝇,“那些苍蝇真的特别大,比指头还长,追着人来咬,骑行服特别薄,有时甚至隔着裤子都能咬我一口。”如今俞培华的双腿上,还布满苍蝇的“咬痕”,长起一个个小红疮,他笑说自己一看到苍蝇就拼命骑,但根本就跑不过,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

值得一提的是,5月12日这天,他还经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所在的朱日和,“当时就觉得是一个小镇,就是安保比其他地方要多,其他也没看出什么。”

5月14日,俞培华出发一周,就已经离开国境,在蒙古的一段路,俞培华由于签证期只有10天的关系,不得不坐了一段火车。也在这里,他完成旅程的第一个一千公里。

“我也不赶路,每天平均就100公里左右,每天的行程就是从一个小镇骑到下一个小镇,然后就吃饭、睡觉,当然也不是每一天都这么理想,最远的一天是骑了200公里才找到地方住宿。”其实俞培华是上海人,曾经在电缆所工作,英语流利,只是二十多年前来到佛山,因此就算在境外,要解决食宿对他而言都并非难事。

沿途:

沿途:享受旅伴的惊喜

最不愿数旅程任务

7427公里的骑行旅程,到离开边境时才骑了1000公里,他用了50多天的时间在俄罗斯,可想而知北国的广袤和路程的漫长。

为此,他还专门挑了一天复习俄语,“小时候我们在上海,读小学的时候我们都要学俄文,不过这么多年不用,都忘得差不多了。”俞培华说现在自己只能用俄文说说数字、吃饭睡觉之类,旅程中勉强能用。偶尔还通过这样艰难的沟通,寻找到不少意外的旅伴:有好心的女士看道路尘土飞扬就载他一程;也有开着宝马摩托车的德国大汉寻求他的帮助;还有一个卖烤鱼的美女跑过来跟他用中文说了一句话:中国……

俞培华享受着这些旅程中有趣的人和事,更别说沿路湖光山色的异域风光。唯一他不太愿意做的,就是看看旅程还有多远。“我每天都在手机上设好明天的行程,控制着距离,有一天忍不住查了一下,一看还有2000多公里才到莫斯科,这相当骑了几十天之后,有人告诉你,你还要从广州骑到北京。”

7月1日到达叶卡捷琳堡;7月4日离莫斯科还有1454公里;7月7日不知第几次的爆胎……就是在俞培华双腿一圈圈的重复、看似无止境的转动中,7月22日,俞培华终于到达莫斯科,阳光洒在红场的砖瓦上,他在朋友圈只发了一句:“总里程7427公里,乌拉。”

在当地游玩6天,他启程回国,结束这次他称之为俄罗斯2.0的旅程。

俞培华回来几天,打包的自行车都还没拆封,他说全身已经无比疲累,脑中想的只有睡觉和休息。他说,其实旅程中常常都想过要不要放弃,打道回府算了。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fw017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