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儿子带89岁老母亲自驾游 蓝天白云之下,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奶奶微笑着,身后便是胡杨林。
6旬环卫工街边弹唱 他说:“音乐不分年龄和年代,人人都有追求爱好和梦想的自由。”
退休技师用废铁做机器人 刘孔华用废铁制作的“机器人”,没有图纸、方案,完全出自灵感。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史海秘闻 > 战争风云

抗日暗战揭秘:日军特务企图破坏八路军炮弹生产

发布时间:2016-05-27 11:45:23  来源:央视网

史海秘闻 战争风云1944年6月以后,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胜利,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已完全处于守势,以前每年冬季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此时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为了扭转败局,日军挖空心思,不断派出特务,千方百计地潜入我抗日根据地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在我冀鲁豫军区第二军分区战区,由于忌惮八路军火炮的威力,日军在八路军制造炮弹的炸药上打起了歪主意……

 扣押嫌疑日特
 
1944年5月,八路军冀鲁豫军区与冀南军区合并,成立新的冀鲁豫军区。6月,冀鲁豫军区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对日军不断展开攻势作战,歼灭了大量敌人,收复了大片国土。特别是第二军分区,在战场上屡屡动用一门92式步兵炮,让日军吃尽了苦头。日军恼羞成怒,又无计可施,于是在这门大炮上动起了歪脑筋。
 
1945年春节过后,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时任冀鲁豫军区第二军分区政治部锄奸保卫科科长的申健生,在睡梦中突然被急促的报告声喊醒,警卫员对他说:“董政委(即冀鲁豫军区第二军分区政委段君毅,抗战时期为便于开展工作,曾改姓董)有急事找你,让你马上去。”
 
申健生忙起床去见董政委,了解了情况。原来,我党的秘密情报人员向董政委报告,河南范县西关有一个名叫孙少勋的商人,近日从济南领来一个日本商人。孙少勋四处放风说,这个日本商人在济南曾多次帮他买过奇缺商品,就是八路军制造炮弹最难买的黄色炸药,他也能买到。他此次来根据地是收购皮货回去加工的。
 
大家对情况进行了分析,一致认为此人是日本特务的可能性极大。第二军分区首长决定派申健生马上带几个骑兵去范县西关,设法把这个日本人带来,弄清其真实身份。
 
当时,冀鲁豫军区第二军分区临时驻扎在范县颜村铺,该村距范县县城有5公里多,申健生带领4名骑兵半小时就赶到了。他们找到孙少勋的家后,径直走了进去。一进到屋内,只见一个中年人正坐在床上。此人身穿青绣长袍,外罩深蓝色毛哔叽大褂,面色棕红,中等个子。看到申健生他们进屋,他的表情十分惊诧。
 
申健生猜测这大概就是他们要找的日本人,随即问道:“孙少勋在家吗?”对方以生硬的汉语回答:“在家。”后又慢吞吞地自我介绍说:“我是他的朋友,日本人,来这里收购皮货的。”他一面请申健生他们坐下,一面请他们吸烟,显得沉着老练。
 
这时,孙少勋进屋来了,他主动自我介绍后,又指着日本人说:“这位是日本商人,名叫吉野广,在济南同我做过多次生意,还帮我买过许多难买的军用品。今后咱们军队需要的东西我都能买到,就是最难买的黄色炸药,这位日本朋友也能帮忙。这次他跟我来是收购皮货,回去加工。”
 
申健生说:“好啊!这位日本朋友穿得这么阔气,是做大买卖的,和‘扫荡’时来的日本人穿的不一样。”听了此话,孙少勋有些不自在,而吉野广却面不改色,两眼一直打量着申健生。为消除他们的疑虑,申健生又同他们谈了一些生意方面的事情。
 
十分钟后,申健生亮牌了,对他们说:“我们首长听说吉野广先生来此做生意,很想了解与济南的通商情况,特别是有关黄色炸药的情况,准备通过先生购买一些,特派我前来请吉野广先生。”
 
吉野广稍稍犹豫了一下,显然,他正在急速地思考着应对之策。孙少勋看到申健生带着4名骑兵前来,不宜拒绝,于是就对吉野广说:“该去。”吉野广点了一下头,答应了。这样,未费吹灰之力,吉野广就被控制在申健生他们的手里了。
 
嫌特逃之夭夭
 
返回驻地的途中,申健生开始考虑如何安置这个日本人。这个日本人不同于俘虏,又没掌握他进行特务活动的罪证,申健生思之再三,觉得以表面上的客人实际上的嫌疑犯来对待较妥,这样能进能退,比较主动。所以,抵达驻地后,申健生做了如下安排:一、让他享受吃小灶的待遇;二、派一名警卫员日夜跟随他,名为照顾其生活,实则监视其行动;三、让保卫科内勤干事陪他用餐,借机向他了解各种情况;四、夜间由警卫连在门前放哨,防止他逃跑。
 
这个日本人来此地的目的是什么?怎样才能揭破其假面具,弄清真相?申健生决定从以下几方面收集材料:从孙少勋等商人处了解他在济南和途中的情况,从中发现疑点和问题;从内勤干事陪他吃饭时收集的材料中寻找问题;从警卫员处了解他的行动是否有异常现象。遗憾的是,一周来,从各方面收集的材料中均未发现此人的任何破绽,对吉野广的问讯也就迟迟不能进行。这一切表明,吉野广是个相当老练和狡猾的人,在到此之前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和布置,未留下任何漏洞,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
 
眨眼到了元宵节。晚上,第二军分区政治部召开办公会议,在办公会将要结束时,警卫员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说:“那个日本人跑了!”申健生大吃一惊,立即奔出门外。这时,天上下着毛毛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申健生深一步浅一脚地摸到了出事地点。
 
哨兵报告说:“警卫员回班取衣服时,那日本人要上厕所,可他去后好久未回,我到厕所一看,才发现他跑了。”申健生立即去厕所划着火柴仔细察看,从对方留下的脚印观察,他是朝着东北的阳谷方向逃跑了。漆黑的雨夜虽然便于隐蔽,但是下雨路滑不易行走,加上吉野广对道路又不熟悉,申健生判断对方不可能走得很远,可能还在根据地内。当务之急是做好天明后的搜索工作,尽早捉住他,否则,让他跑到附近驻有大量日伪军的山东阳谷或河北郸城的话,我第二军分区的驻地就暴露了,那是非常危险的。
 
申健生迅即回到董政委的住处向他报告。董政委一听也很着急,两人急忙去找司令员曾思玉。曾思玉听了申健生的汇报后,果断命令:“现在最要紧的是防止他跑向阳谷或郸城。你马上和侦察股长研究一下,天亮后立即在阳谷和郸城方向各派出3名骑兵,对主要道路进行巡查;另外,再派出10名侦察员,在阳谷和郸城的接敌区把主要道路监视起来。同时,还要在东北、东南方向的20里路以内组织得力人员进行搜查。”
 
董政委接着补充说:“我马上通知专署,告诉他们这个情况,让专署立即通知范县,通报各村,一旦有人发现日本人就马上给分区送来。只要发动群众,事情就好办了。”
 
接受命令后,申健生很快找到了侦察股长邱克难,同他研究布置了向阳谷、郸城派出骑兵、侦察员的搜捕任务。然后,自己和内勤干事各带3名骑兵对东北、东南方向10公里内进行搜查。
 
日特终于落网
 
中午9时许,申健生一行搜索到范县卓耿王村,在村口遇到一位匆匆急走的小伙子,申健生刚对他说:“颜村铺驻军跑了一个日本人……”那个小伙子马上就抢着说:“听说烟铺昨夜捉了个日本人,我正要去看,咱们一起走吧!”申健生听后高兴极了,当即说:“好,请带路。”
 
他们很快就到了烟铺。小伙子推开了一间屋子虚掩的门,只见屋里挤满了人,都是来看日本人的。大家见八路军进屋,都悄然无声地注视着他们。申健生环视了一周,看到靠窗的床上躺卧着的正是吉野广。几乎同时,吉野广也看到了申健生,他立刻从床上翻滚下来,像捣蒜似的跪在申健生面前叩头哭喊:“请长官饶命……”
 
申健生把他交给骑兵看管后,立即找到了捉住吉野广的高士环、王静江、胡化乾3位村干部,向他们了解事情经过。原来,这几个村干部昨晚研究村上的工作到深夜。正说着话时,突然门被撞开,跌跌撞撞走进一个人来,气喘吁吁,光着一只冻得发红的脚,进门就跪下磕头,断续不清地说着,请求给他一只鞋。他们看他穿着阔气,慌慌张张,中国话说得又不利索,就怀疑他是偷跑的外国人。询问后,他自称是日本人,是来范县做生意被八路军误捕的,请帮助他去阳谷。当他看到村干部们卷烟的一套设备后,马上对他们说:“只要你们把我送到阳谷城,烟丝要多少给多少。”为了稳住他,3位村干部答应送他去阳谷,让他先上床休息,待天明吃过早饭就启程。他当然想不到,他们准备要送他去的地方,正是他几小时前刚刚逃离的颜村铺八路军驻地。
 
申健生听了他们的叙述,被根据地人民的政治觉悟和军民一心的行为深深感动,向他们表示了衷心的感谢。
 
押回吉野广后,申健生立即赶往董政委的住处。当申健生告诉董政委已捉回吉野广时,正在里屋的曾思玉闻讯出来说:“这太好了!”并立即喊来警卫员通知下去,部队决定不转移了。原来,第二军分区首长已做了最坏的准备,只有捉住吉野广才能避免部队转移的麻烦。直到这时,申健生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审讯中,吉野广对其逃跑找了种种借口,为掩盖其特务活动耍了不少花招,妄想以商人的面目蒙混过去,还煞有介事地说:“只要我给济南日本商社写封信,10天内就可寄100万元赎我回去。”但狐狸的尾巴是藏不住的。他自称收购皮货,却不知皮货的分类和等级,对逃跑更不能自圆其说。最后,不得不老实交代了其特务身份。
 
原来,吉野广来到冀鲁豫根据地的目的就是破坏我军最锐利的进攻武器——92式步兵炮。日军在侦察中得知,八路军之所以能连连取得胜利,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使用了一门92式步兵炮。该炮是1941年初八路军在山东郓城的潘溪渡战斗中,从日军手中缴获的。但当时只缴获了3发炮弹,不能在战斗中发挥作用。后经我修械所所长岳胜的悉心研究,已能自己制造炮弹了。开始是3天造1发,后经改进,1天能造3发。敌人因为吃尽了这门炮的苦头,于是就采用特务手段,企图破坏炮弹的生产。敌特头子们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人化装成商人来根据地做买卖,利用为八路军代买制造炮弹所急需的黄色炸药的机会,在炸药上做手脚,让炮弹在炮筒中炸膛,既可以毁掉大炮,又能对八路军造成很大杀伤,可谓“一石二鸟”!
 
当问到日军为何挑选他来完成这一任务时,吉野广交代道:“因1938年我曾赴西班牙、埃塞俄比亚执行过收集情报、分化敌方力量的任务,有比较丰富的经验。此次接受任务后,我也深知任务艰巨,困难重重。因此,来前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和精心的安排,使孙少勋完全相信我是纯粹的商人,不存疑心,所以,我觉得能完成任务。但被贵方软禁一周后,我明白贵方已经怀疑我了,心中十分害怕,便借机逃走。未料到根据地的老百姓不爱钱,又被捉了回来。”他还说,现在他从亲身经历中,知道中国人的厉害了。
 
申健生他们费时10余天,终于揭露了吉野广日本特务的真实面目,并将此案上报冀鲁豫军区。
 
后来,冀鲁豫军区进一步查清了吉野广的日特身份,并根据他的交代,掌握了日军及其特务机关的许多重要情报。抗战胜利后,吉野广被释放回到日本。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fw021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