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老人痴迷收藏奇石 76岁老人近20年来已藏石300余块,其中“西游记”让人大开眼界。
老奶奶可硬举115公斤 80岁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达人,她每周健身4次,能够硬举115公斤。
老人自驾2万公里看女儿 80岁奶奶为看到女儿,自驾2万公里从南非自驾到伦敦。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史海秘闻 > 百家史论

钢琴家郎朗的故事:我曾恨过钢琴

发布时间:2013-11-22 17:55:36  来源:中国网

史海秘闻 历史秘闻】导读:郎朗在《千里之行:我的故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讲述了一个朗朗的故事:他一出生就被指派了命运,要实现父母因“文革”而受挫的音乐梦想。朗朗的故事,天才的儿子,执著的父亲,温良的母亲,牺牲了家庭的天伦之乐,牺牲了父亲的工作,牺牲了孩子的童年——只因为对于郎朗天资的信念。朗朗的故事,这份近乎偏执的意志,终究冲破世俗罗网,铸成灿烂的传奇。

朗朗.jpg

朗朗的故事

朗朗的故事:羞辱

朗朗的故事,母亲来探亲的时间太短了。她走的时候,也带走了暖和的天气,留下的只是要面对每星期钢琴课的焦虑不安。朗朗的故事,即使在我绝对确信我已经掌握了一首高难度的舒伯特或柴可夫斯基的曲子的时候,发脾气教授仍然坐在那儿,无动于衷。我的手指飞快地滑过琴键,对技巧上的挑战应对得也很好,弹起来也带着合适的感情。朗朗的故事,在家里,即便是父亲也不得不承认,我弹得不错,但是发脾气教授从来没有满意过。

朗朗的故事,她会抱怨说:“少了些什么,”但她从来不说到底是什么。

朗朗的故事,我的挫折感不断在加剧。父亲不再说我练琴没练够,因为很清楚我练琴是足够用功了。朗朗的故事,他人就在公寓里,盯着我,监督我的每一步动作。他意识到有什么事不对劲了。

那一次,父亲和我得顶着雷暴和沙尘暴骑车去发脾气教授的琴房。朗朗的故事,在春天,强风把肮脏的黄沙从戈壁滩一直吹到北京城,我们浑身都会被沙尘覆盖着。朗朗的故事,雨一下,雨水就把尘土粘在我们的脸上和衣服上。虽然我穿着我的黄雨衣,每次自行车骑过一个水坑,污水就会溅得我满身满脸。朗朗的故事,等我们到的时候,我浑身全湿透了,脏兮兮的,父亲也一样。我们在冷风中直打哆嗦,但发脾气教授没有问我们需不需要毛巾。

朗朗的故事,父亲说:“教授,如果您让我们把身上弄干了,郎朗就可以开始给您弹琴了。”

“没这个必要了。”她说,她的声音比冰还要冷,“我已决定不再教你儿子了。”

朗朗的故事,死一样的沉默。

朗朗的故事,我感到泪水盈满了眼眶。我看到父亲的眼圈也变红了。

他说:“这我不明白。我的儿子是个天才。”

“大多数学钢琴的孩子的父母都认为自己的子女是天才。绝大多数孩子都不是的。郎国任,你的儿子不仅离天才差得太远,他连进音乐学院的才华都没有。我恐怕他是不可救药了。”

“您一定得再考虑一下。我们全部的赌注都放在这孩子的才华上了。我放弃我的好工作,到这儿来住在一间小破房里,就是为了您能教他。”

“郎国任,对不起,但是我主意已定。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们走出来时,浑身仍然湿淋淋的。朗朗的故事,我们又走进了雨中。我抱着父亲的腰,骑车回到公寓。朗朗的故事,一路上,我哭个不停。我作为音乐家的生命就此毁灭了。我的未来崩溃了。当父亲跨下车时,我看不出他脸上流着的是雨水还是泪水朗朗的故事,。那也无关紧要了。什么事都不再重要了。

父亲完全失去了控制。在我生命的头一回,我感觉到他是一筹莫展了。朗朗的故事,我没了老师,没了准备音乐学院考试的路子,他不知道如何去把握这个现实。朗朗的故事,在这个庞大、无情的城市里,我们无亲无故,失去了方向。

在发脾气教授拒绝教我的第二天早晨,父亲提前一个小时叫醒了我。

朗朗的故事,他说:“我想要你每天上学前多练一小时的琴,每天放学后再多练一小时。你三点回家后,一直要练到六点,而不是五点。”

朗朗的故事,他说:“你一定得像活不过明天那样地练琴。你必须练到每个人都能看到,没有人有理由拒绝你,你是第一名,永远会是第一名。”

那天在校合唱团排练的时候,老师对我的表现多有褒奖,但她觉得合唱团还需要再花点工夫,于是她把排练时间延长了一个半小时。朗朗的故事,我知道如果不能在三点钟开始练琴,父亲会生气,但我没有选择。

排练结束后,我快步走回家去。朗朗的故事,在我快走到楼门口时,我可以看见父亲从我们家十一层的阳台上探身望外看。他冲着我声嘶力竭地喊叫着。

“你都上哪儿去了?回来这么晚!你这个没信用的家伙。你把自己的生活毁了!你把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毁了!”他的声音尖锐而又狂野。朗朗的故事,父亲以前也吼过我,但从来没这样。他听起来真的像是疯掉了。等我进了房门后,他对我的攻击就更厉害了。

“你耽误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练习,这两个小时你永远也找不回来了!”他叫嚷道,“太晚了,时间补不回来了。什么都太晚了!一切都毁了!”

朗朗的故事,我说:“这不是我的错。老师要我留下来排练——”

“我不信,你是个骗子,你是个懒虫!你太不像话了。你没理由再活下去了,一点理由都没有。”

“您这都是说些什么啊?”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周艳姿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