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枫网首页 | 今日看点 | 健康养生 | 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活动 | 法规维权 | 知青之歌 | 想当年 | 老年游 | 佛教 | 养老 | 陵园 | 快乐老人报 |
枫网
老年游旅游新闻驴友达人旅游指南景区品牌旅游攻略旅游人物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老年游 > 旧景区品牌

钱唐江大潮不如人潮

发布时间:2009-10-08 10:24:11  来源:钱江晚报

  10月6日是农历八月十八,历来是观赏钱江潮的最佳日子。下午两点,下沙七格观潮点已经扎满了前来观赏的人群,可最终展示在大家眼前的潮水却尽显疲态。据监测,昨天白天出现在萧山观潮城附近的涌高还不到0.9米,到了七堡更是减弱到了0.5米,里三层外三层的观潮人群只能是怀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去。

  “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这句话至少不适用于昨天。

  里三层外三层的观潮人海确实很壮观,可本该表现出豪迈气概的钱江潮水昨天却相当秀气。据监测,之前估计会大于去年的潮水,实际却比去年小。

  即使在盐官,昨天的潮水涌高也只有1.2~1.3米,比去年小了20厘米左右。

  昨天的钱江两岸,从萧山观潮城到七堡再到南星桥附近,从早上开始就挤满了来欣赏钱江潮水的人们——农历八月十八,这一天历来被大家看作是观潮最佳的时间点。

  人们翘首以盼,那奔腾而来的潮水在耳旁隆隆作响,可它最终展现在大家眼前的却是一副“疲态”。

  如果说在萧山观潮城人们尚能感到一点点雄姿的话,那么到了七堡、南星桥,雄姿早已荡然无存,大家只能是怀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去。

  据监测,昨天白天出现在萧山观潮城的涌高还不到0.9米,到了七堡已经减弱为0.5米左右。而去年的农历八月十八,萧山观潮城附近的涌高有1米,也就是说,今年的潮水逊于去年。

  水文专家说,潮水的大小跟天文、地理、水文、气象等因素都有关系。比如说前期雨量够不够多,风向对潮水推进是不是有利,钱塘江的淤泥对潮水产生了多大阻碍等。“今年农历八月初二潮水就比较大,萧山观潮城的涌高有1.2米。”这位专家说,观潮有时也要有那么点运气成分,最好是带着平常心。

  今天,农历八月十九,也是一个公认比较好的观潮时间点。不过,水文专家说,若无特殊情况,今天的潮水和昨天基本上差不多。

  最开心的潮人:对孩子来说,看潮就像过年  

  刚过午饭时间,太阳还有点大,七堡大坝上已经人满为患。刘军国一家三口,死死地霸着靠近防护栏的有利地形,深怕被人挤走了。“儿子以前没看过潮水,听说要来看潮,开心得像过年一样。”

  刘军国是安徽人,住在杭海路。他是个水电工,和妻子在杭州打工已经10多年,6岁的儿子今年刚来杭州读幼儿园。昨天中午11点半,吃过午饭,刘军国就带着全家人出发了。“我知道今天潮水到七堡要下午2点多,但如果去晚了,就抢不到好位置了。”他说,前几年看潮水,就因为来晚了,只能看人头了。

  刘军国果然没猜错,等他们到的时候,大坝上早已来了好多人。好不容易,刘军国才找到一个空隙。儿子被爸爸抱在手上,脑袋不停地晃来晃去,他一会儿瞅瞅周边陌生的人群,一会儿又看看钱塘江,特别兴奋。“他特别爱凑热闹,今天就像是在老家过年一样热闹。”

  “潮水来了!”2点38分左右,一声大喊之后,大坝上开始骚动起来,大家的眼睛齐刷刷地朝向左侧远方。刚刚被放在地上的儿子,马上又被刘军国抱了起来。“看到了吗?看到了吗?那条白线就是潮水。”刘军国用手指了指远处的白线。

  可能是第一次看潮,小家伙并不清楚白线就是潮水,一个劲儿地问爸爸“在哪里啊?”刘军国说,过会儿潮水到跟前,就能看到了。

  可是,潮水在推进到距离刘军国所在位置一千多米的江面上时,已经显得毫无力气,一线潮只在江对岸还能依稀看到一点,而后也化为乌有。“太没看头了吧。”大坝上的人们开始叹着气往回走了,刘军国也意识到潮水没想象中大,看不成了。

  不过相比其他看潮人,刘军国并没有感到多少失望。“老家没有像钱塘江这样的大江,看到广阔的钱塘江,儿子已经很开心了。”他说,看到儿子开心,他也就满意了。

  临走,刘军国意外地发现大坝上还放着一个巨大的显示屏,里面正播放着潮水的画面。“喏,这个就是潮了。”川流的人群中,刘军国耐心而开心地向儿子讲解着。

  本报记者 徐建国

  最大方的潮事:工厂卫生间,每年此时变公用

  中午12点多,记者赶赴美女坝。萧山南阳镇周边的道路上都是往同一个方向的车和人。越靠近美女坝,手里拿着相机和塑料小凳的人就越多。

  下午1点多,记者到了人山人海的美女坝外围。涌向美女坝的游人太多,当地警方不得不暂时封闭入口以保证安全。

  记者随人流走向美女坝北侧的一个观潮点。路上,3名小贩向记者兜售望远镜。小贩说,他们每人带了30个望远镜,好的80元一个,差一点的50元一个,“都卖得差不多了,这是最后几个,便宜点卖给你!”

  观潮点入口,一名当地人正在叫卖矿泉水。记者问他卖了多少箱,他数了数身后的空箱子,说:“24瓶一箱,2个多小时卖了19箱。”

  大堤上,所有的人都在引颈企盼。要说站得高看得远,还得数这几位爬在简易梯子上的游客。他们是从萧山城区过来的,在外围根本看不到江面,于是他们干脆从附近农家租来梯子,“爬在梯子上看风景,你看我们最高了吧!”

  南阳镇这段堤坝旁边,是当地的工业园区。记者见到许多游客涌进了其中一家工厂,随后不多时又涌了出来。记者好奇地一打听,门卫说,每年这几天,他们厂里的卫生间就权当公用了,“太多的人都来借用卫生间,拦都拦不住,在里面都要排队……我们干脆就大方点啦!”

  本报记者 陈文君

  最浪漫的潮人:我们都约在老地方

  下午3点03分,在钱江四桥南岸,28岁的安徽小伙陈实看着身边的姑娘,那眼神比看刚刚过去的潮头还要闪亮。她是他的女友,一年前的农历八月十八日,他们就是在此地相识的。

  手牵手,肩并肩,潮水就在两人面前涌过,这潮不算大,但他们依然很兴奋。潮头过了,人群逐渐散去,他们却还在原地看着江面。

  去年,小陈也是在这里观潮,他挤在人群的最前面。“就是潮水快要来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那是一个重要的业务电话。”可是,要挤出观潮人群接电话谈何容易。况且,好容易争取到的前排位置就这么丢了?

  这时,小陈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手机掉在地上,他费力地弯腰去捡。身边一个姑娘抢先一步帮他捡了起来。“你的电话还在响,应该没坏。”姑娘很幽默。小陈抬头一看,也是一笑。两人站的位置很近,就随意地攀谈起来。

  “你第一次来看潮吗?”

  “很小的时候来过。”

  “我就在滨江打工,公司离这里不远。”……

  那个业务电话,观潮结束后小陈回过去了,还好,没有误事。小陈说,女友当时把手机捡起来交给自己的时候,上面的时间显示就是3点03分。

  临了,他们互留了QQ号。随后的日子里,他们在QQ上聊天,渐渐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点,于是一起约会吃饭,一起出去玩……顺理成章发展成了男女朋友。

  昨天,他们相约来老地方看潮,算是相识一周年纪念。“我们以后每年这个时候都来吧?”小陈问女友。

  本报记者 胡大可

  最勇敢的潮人:潮水没看到,抓了小偷

  昨天下午,钱江新城的城市阳台处,哈尔滨来杭旅游看潮的徐晓楠一家人,正坐在地上吃饭。突然,18岁的徐晓楠听到“抓小偷”的喊声,他立即站起了身,大步冲过去,从身后把小偷紧紧抱住。不一会儿,2名追赶的协勤赶到,把小偷抓了起来。

  原来,这个小偷乘着人们只顾看潮,在城市阳台东侧偷了一个游客的钱包,被协勤发现后,拔腿就跑,想不到被小徐抓住。

  小徐今年刚上大一,前两天,和家人一起来杭州旅游。昨天中午,他们一家来到城市阳台准备看潮,没想到人那么多。一连几次,人们在喊潮水来了,可几次江里都没动静。等徐晓楠抓到了小偷,潮水却已经过去了。

  “不后悔,明天再来看潮。”小徐憨憨地说。

【责任编辑:罗杰婷 】
更多
更多>> 相关搜索
    无相关信息
关于枫网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0-2013枫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