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老人痴迷收藏奇石 76岁老人近20年来已藏石300余块,其中“西游记”让人大开眼界。
老奶奶可硬举115公斤 80岁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达人,她每周健身4次,能够硬举115公斤。
老人自驾2万公里看女儿 80岁奶奶为看到女儿,自驾2万公里从南非自驾到伦敦。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知青频道 > 知青故事

知青忆:运完粮连馒头都接不上 只能吃自产的劣质小米

发布时间:2016-07-06 09:46:05  来源:中国知青网

知青网 知青故事阶级敌人走了。冬天来了。

草没人割了,柴没人劈了,灰没人扒了,水没人送了。一切都得自己来了。

还好,“老大”没了,“老二”永在——他们依然是阶级敌人,就像右派分子一样,摘了帽子的右派还是右派,至少也是摘帽右派。

小山一样的草垛消失了,那就烧木头吧。木比草抗烧多了,但这是要毁林的。因为“没有”大量的劳动力去收割那些天赐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离离原上草”,也只好如此了。因为这样可以使用较少的“可贵的劳力”,获得较多的能源。

这“可贵的劳力”便是廉价的“老二”——“二劳改”。

首先解决的是食堂烧柴问题。民以食为天嘛。炊事班首当其冲,先“开镰”。二老改从山上把树伐倒并运回来拉到食堂门前。刚兄和志兄,一个高三,一个高二;一个刘皇叔之后,一个孔圣人之嗣;司灶、炊火、劈柴、掏灰;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至今印象深刻。惜乎,志兄早殁矣。

木头运到了监舍,要消化它们,可是个大问题了。首先得分解啊,这,古人谓之“析”。析者谁?无志愿者。眼看一堆木头,大眼瞪小眼,吞不下。别愁,有招儿。先是四处划拉残渣余孽,只要能填进炕洞和炉膛的可燃物体,便尽收囊中。后来实在没啥划拉的了,竟然到了拆窗扒门的地步。再后来,只得回到原点——分析。分析必用斧斤,得劈。劈,须卖力气。力气之于革命者,“惜墨如金”啊!毕竟有勤快之人,开始劈柴了。烧炕是自己独享,烧墙可是利益均沾。共享不共产。劳者自劳,享者安享。劳者有怨,享者无悔。合作崩溃,便联合行动——睡凉炕住冰窖。所有的衣物全压上,还要戴帽子。早上起来,帽子、眉毛、被头,三道白霜,好似爱斯基摩人生活在冰屋里。没人组织,也没人服组织,都高度自觉,各自为政,一盘散沙。在这个浑浑噩噩的世界里,人人不肯“拔一毛而利天下”。就这样,木头也供不上流了,最后只好自己上山砍伐了。也许这就是环境改造了人吧?

烧自不易,吃亦难。眼看着一辆辆大解放和布却奇把一车车大豆和小麦往龙镇运送,不舍昼夜。我们倒好,连馒头都接不上流了,时不时地要掺和些小米饭,连麦米饭都吃不着。自产的劣质小米,难以下咽自不待言。那咱是天天喊什么上“纲要”过“黄河”“跨长江”——亩产三百、五百、八百(市斤)。谁也不甘人后,比学赶超,大跃进雄风犹在,只可做不到,不可说不到。各农场得报计划——吹不好瞎吹。这些雕虫小技,对大风大浪逛荡出来的广大无产阶级革命家来说,简直小菜一碟,轻车熟路,如同探囊取物,信手拈来。这下边是闭着眼报,那上面可瞪着眼收,到时凑不够量是万万不行的。于是,公的没了,动私的。于是,革命的政绩就上来了。记得曾到总场参加过春种前的誓师大会,也曾记得去总场参加过秋收后的庆丰大会,结果却是堂堂偌大个农场领受了浩荡的皇恩,吃上了返销粮,千恩万谢,山呼万岁。岂有此理?全世界绝无仅有!据当时所见与后来所闻,农村年年如此,先得报足,后得交够,亏空得以维持简单再生产的可怜的口粮弥补,揭不开锅了,才能得到返销粮……

小米饭爨烟,再配上冻大头菜(洋白菜)汤,嘿,清汤寡水,最佳减肥食品!好吃不宜多食,每天两顿,谨遵黑龙江民风农俗,早九晚三。既节约能源,又减少污染,节约的粮食更可以支援亚非拉,解放全人类。就这样有时还赶不上趟儿呢——炊事班闹情绪,时不时来个小罢工。中国自古有云,众口难调,更何况这帮革命小少爷了。对伙食不满是自然的。把对伙食不满的火气倾泻到伙夫身上那就更自然了。殊不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虽人人皆知,却人人难做,甚或人人不做,更何况伙夫也是人,也有瑕玷与短缺。回想起那几年,贡献最大的莫过于炊事员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恁许多人,哪日不吃?哪顿不得至少做熟了?麦收时一天还得吃四顿,这不都是他们做的吗?其他人呢,一年干活的时候有几天?不干活的日子又有多少?可以算一下嘛!所以,后来我对炊事班的人一直心怀崇敬。他们都是顶好的兄弟姐妹啊!

吃喝,虽不遂心,也对付了,可拉撒又成问题了,更糟心,好似革命永远有问题。夏天还好,半夜憋醒了,掐着个鸟,迷迷瞪瞪,跌跌撞撞,穿过“长廊”,未及出门,早已开放。冬天呢?数九寒天,又是深夜,死冷死冷的!起初,还算因循守旧,披衣出门浇冰场。后来,聪明的中国人就革故鼎新大走终南捷径了,到了二门与大门之间那块原来属于牢头的神圣之地,不问青红皂白,掏出便来。慢慢发育成冰川,以致门户受阻。温度愈低,冰川发育愈完好。再后来,由冰川而冰山,由夜间作业进步到白天施工,致使出入垄断,连黄金塔也建到了珠穆朗玛峰上了。习惯成自然,冬天如此,夏天亦如是,一年四季臊臭熏鼻。更有甚者,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屋地当中,蹲下便屙。有一次,我亲眼所见,一位南兄,正与哥儿几个鼓捣吃的呢,什么炸年糕,大头菜,萝卜干……只见这厮头顶开窍,突灌灵感,当众出恭。顿时,一抔“黄粱”“新鲜出炉”,及时佐餐,以助酒兴。此乃正值伏天。猫狗“如厕”尚且避羞,必到犄角旮旯墙根树下,我们的革命战士却如此移风易俗,真乃革命有理也哉!人亦可改变环境,其是之谓乎。

其实,能干这事的也不多了,每栋监舍里所剩无几。冰城的差不多都跑去松花江边“看冰灯”了。申城的也不少溜回黄埔江边“耍浪漫”了。剩下的,除了每日混上两顿饭食,其余时间,不少人白天的唯一任务就是赌。用各种方式赌。打牌(扑克牌)是常式。有赌在大院围墙上裸奔的(如今看来还真是开世界风气之先呢),有赌脑袋潜尿桶的,还有赌活吞麻雀的……五花八门,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活脱脱一个“大世界”。后来几年,愈发炉火纯青,有的将被褥都赌没了,就剩一身遮羞,正好“衣锦还乡”去者。反正人才辈出,一分钱不花便可安抵大上海。“哇噻,好好厉害的啦!”

据说,二战时有一批逃离希特勒魔爪的欧洲犹太人落难大上海,寄居闸北贫民窟,条件非常艰苦。但是,他们却团结一致,共克时艰,同心同德,积极改善生存条件,以致可以家家洗淋浴。些小水滴,清晰映出“二人成龙”之民族形象。

我们也是人——龙之传人。

诅咒那漫长黑暗的寒夜。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fw013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