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知青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揭秘曾国藩养生治心之道 他力图做到身心并治、口体兼防,要旨是养生以治心为主。
小伙给82岁爷爷拍写真 宜宾23岁小伙黄俊,为给82岁爷爷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
九旬老人为老伴写情书 短短500多字的“情书”,老人写了两个多小时。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知青频道 > 上山下乡

知青忆上山下乡:成了看井员 躲在水泵边上看书

发布时间:2016-04-22 09:46:07  来源:中国知青网

4.jpg

知青种田

知青网 上山下乡1968年是我们下乡的第一年。刚到农村,我们就听到当地有句话叫:托坯垒墙不死见阎王。意思是说托坯垒墙在当地是最累的活,干这种活,不死也得脱层皮,人们都不愿意干这种活。我们刚下乡不久,就遇上了这种最累的活。那是一天早上,生产队长分派我们几个知青去托坯。当时有那学堃,徐庆明,时竹春和我与几个社员到屯子南边的一块空地上去托坯。这块地没有种庄稼,是生产队用来积肥,取土,托坯的一块空地。托完的坯晾干以后就可以象砖一样用来盖房子了,因为当地还不太富裕,所以大部分人家都要用这种泥坯盖房子。

托坯要先和泥。先从地里挖出一堆泥,用镐在中间掏出一个坑,把稻草用铡刀铡成二、三寸长,均匀地撒在上面,再从旁边的河里挑来水泼在坑里,然后用镐再一点点地捣匀和开,这就是和泥,也是最累的活。水和泥粘到一起,再加上稻草,越和越粘,越和镐越沉。粘土紧紧地粘在镐上,越和镐头越大,最后只好用锹把泥巴刮掉,再开始和。干了不一会,浑身就气喘嘘嘘,大汗淋漓,双臂越拉越沉,越拉越没有劲。我们几个换班和,累了就互相换一换,看得出来,每个人都是在咬牙坚持。我们几个浑身上下溅的都是呢点子,个个都象泥猴一样。对于我们这些从没干过体力活的文弱学生来讲,这可真是个不小的考验。因为这和泥要的是力气体力,而我们这些初到农村的学生,恰恰缺的就是这两样东西,我们是即没力气也没有体力。

泥和好以后,就开始托坯。托坯就是把泥倒进做坯的模子里,模子是用铁皮做成的长方形框,两边有把手,把泥在里面拍匀后,再把模子抬起来,一个泥坯就做完了,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要把四个角填满泥,不要使泥坯缺角。打泥坯的活并不累,但社员们怕我们打不好,不让我们做,都由社员来托坯。其实托坯的活我们也会干,在城里我们经常要打煤坯,用的模子和这一模一样。不过刚到农村我们怎么能提这些呢?只好去干运泥的活。我们这时要干的活就是用锹把泥一锹锹地端到托坯人的身边,这个端泥的活也不轻松,一锹泥要用很大的劲才能从泥堆里拔起来,每撮一锹都要费很大的力气。这一天,我们几乎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才熬过了我们下乡以来头一个最难过的一天。

我成了临时记工员

刚下乡来到后青堆子时,那时后青堆子还没有电,这对于我们这些在城市长大的青年人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白天在地里干活还不觉得有什么不便,可一到晚上那可是别扭透了,到处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青年点里只有一盏灯光灰暗的小油灯,我又喜欢看书,只有在灯下才能勉强看到书上的文字。没有广播,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和冰箱。这样的日子我们熬过了有两年,到了1970年,后青堆子终于通上了电。

在没通电之前,我们生产队的粮食种植主要以高粱和玉米为主,通电以后,队里把屯子北面位于铁道东的一大片地改做为水田,开始种植水稻。就在这一年的春天,旱田改水田的工作开始了。

这项工作的第一步是把一大片田地按照地势的高低分割成一块块的小块地,地势高低相同的为一块。各地块之间要打上田埂隔开,隔开后的每一块田还要翻地,用锹彻底深翻一遍,再把土块打碎,平整好,这一块地才算改造完成。为了加快进度,队里采取了包干的形式,按每个人完成的地块的大小多少来记分。这就出来问题了。每块地的大小都不一样,这工分怎么记。生产队王队长找到我说:“老铁,你是文化人,这记工分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你给想想办法吧!只要公平不出错就行。“,就这样,我成了队里的临时记工员。

我从生产队找来了一把米尺,先把整块地的大致形状在一张大纸上画出来,再把分成的块数记清,在地形图上标出来,这要做到一块不差,差一块也没法跟社员们交待。社员们每完成一块就找我去丈量,量一量长多少,宽多少,再算出面积是多少。不过这个面积可不象在课本上那样好算,有很多地块并不均匀,不是正经的几何图形,并不是什么长方形,梯形,三角形,还要通过切割,挖补尽量变成标准的几何图形再算出面积。由于每个社员干的地块都不一样,干的块数也不一样,有多有少,有大有小,还要把干活的社员姓名记好,汇总,最后变成每个人一天的工作量和工分。虽然工作不累,但是非常麻烦,半点也不敢马虎,每天在地里跑来跑去,哪叫哪去,随叫随到,一刻也闲不着。在整个旱田改水田的过程中,没有一个社员的工分出现过差错。

队里派我看电井

旱田改成水田以后,队里又在地里打了一眼机井,并在地里建了一座水泵站。来给稻田浇水。不久我又成了看井员。看电井是两个人换班,每人12小时,一天24小时不能断人。坐在水泵房里,没有别的事干,只好看小说打发时间,当时没有借书的渠道,看的书都是同学们从家里面带来的,当时我们青年点的书有《金光大道》,《苦菜花》,《叶尔绍夫兄弟》,《福尔摩斯断案集》,等等,凡是能借到的书我全都看过了,但当时能借到的书实在是少的可怜。

有时没事干的时候,我就出去到地里面帮助看水员放水。看水员的工作就是把水泵抽出来的水引导到各个地块里,一个地块里的水满了,就用锹挖土把这个地块的进水口堵住,再挖开另一块地的进水口,往下一个地块放水。因此放水员要及时把握各个地块的进出水情况,水不能放多了,放多了造成浪费,放少了池子里的水很快就会干涸,影响稻苗的生长。由于我和社员们的良好关系,哪个看水员家里有事,都爱找我临时帮他看一回,我也很乐意帮他们解决一些临时困难。帮社员看水,活倒不难做,难的是走路。由于后青堆子的土地都是盐碱地,没有水发硬,有水就成稀泥,因此在稻田的田埂上走路要十分小心,一步一滑,象在冰上走路一样,不敢快走,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万一滑倒了,马上就会倒在水里成为泥人。

一天晚上,没有月亮,四周漆黑一团,我去接夜班。四周不时传来两声狗叫。走到稻田边,稻田里传来阵阵蛙鸣,那叫声此起彼伏象一场正在上演的大合唱,清脆悦耳令人陶醉,一听到脚步声,马上一片寂静,脚步声过后马上又响了起来。我来到水泵机房,坐在地上,眼望星空,独自欣赏这美妙的乡间大合唱。我的思绪又飞回到家里,不知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妈妈被学校几个别有用心的人打成“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两个年幼的弟弟又那么小,我和妹妹又都下乡了,不知家里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只听机房里咕咚一声,刚才还哗哗冒水的水泵,突然停下不出水了。机器还在空转,我连忙把电闸拉了下来,仔细分析水泵的情况,由出水到突然断水,说明水在水泵里存不住,估计应该是水泵里某个轮盘坏了。第二天早上找来电工打开水泵一看,真的是有一个轮盘断裂了。马上派人到青堆子农机厂又做了一个,把水泵修好了,机器又开始隆隆地响了起来。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fw013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