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知青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莫言盼中国文学界再出诺奖 莫言: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企盼着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成吉思汗为何喜欢西征? 蒙古族的生活就是不停行走,成吉思汗的征服不是为了敛财和统治。
宋朝三帝为何拒登皇位? 能继承皇位的人大都是拼命争取的,宋朝3位皇帝却拼死拒绝登基。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知青频道 > 上山下乡

知青忆下乡:有知青用敌敌畏毒死偷菜吃的鸡

发布时间:2016-03-09 16:25:01  来源:中老年时报

t0159ac55e7391294fe.jpg

知青资料图

知青网 上山下乡】45年前,我们在扎兰屯插队的那个村,真可谓“昼不关门,夜不闭户”。我们知青入乡随俗,更是没有“门户”观念,不管家里有人没人,常常是门户大开。然而我们却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常有一些“不速之客”——鸡、鸭、鹅、猪、羊——前来“光顾”。当地对家禽、家畜没有圈养的习惯,特别是白天,村子里到处都是鸡、鸭、猪、羊。我们知青白天都去上工,做饭的也不会时时都在堂屋。于是,堂屋里的饭菜就成了这些“不速客”的“美味佳肴”,吃饱喝足后,肯定把屋里搞个天翻地覆。开始我们对它们也还“友好”,轰走就算了,可是它们屡教不改,得寸进尺,此事让我们无可奈何,颇伤脑筋。

在这些不速客中,最让我们痛恨的是老闫家那口猪。老闫家和我们家隔着两三户,可是它总是直奔我们家来,而且次数越来越多。这口猪能吃,强壮,特别脏。尤其是它没记性,无论你怎么打,怎么轰,它照来不误,刚轰走,一转身它又来了。它一点都不怕人,特别不怕女知青,而白天往往是女知青一人在家,它皮糙肉厚,根本不在乎女知青“温柔”的抽打。开始我们还“打猪看主人”,几次找到老闫家,可老闫家对此不理不睬,我们几个男生已经忍无可忍,决定教训教训它。

一天中午,我们吃完饭,藏在里屋,等待着这个“不速之客”。果然,这口猪“如约而至”,进了屋,爬上灶台,开始“扫荡”。我们不约而同,如饿虎扑食,打算把它抓住,猪见势不妙,撒腿就跑,我们在后面紧追不放,一直追到后山。人们都说猪笨,其实猪一点儿都不笨,跑起来快极了。当猪真到了跑不动的时候,我们自己也已筋疲力尽了。

人们常说“狗改不了吃屎”,猪也一样,这么追它,打它,居然没有一丝“悔改之意”。于是我们酝酿着第二次行动,大家接受教训,不能和猪“赛跑”了。这次每人手里都有“武器”,但都不会置猪于死地。有农民用的四齿子,四个铁齿子有些锋利;还有和泥用的二齿子,便于发力;其他的就是镰刀之类了。那天我们藏在门后,看到猪来了,那把四齿子对准猪的背部狠狠地扎了下去,然后我们见到的是这样一个场景:猪的背上扎着一把四齿子,疯狂地跑着,蛮像是西班牙的斗牛。但四齿子毕竟不是斗牛士手中的利刃,不能置猪于死地;而猪也不是牛,不敢扭过头来和我们这些“斗猪士”决斗。猪拖着那把四齿子满街跑,我们在后面穷追不舍,因为那把四齿子是找农民借的。街道两旁站着许多看热闹的,一场“乡村斗猪”,别开生面,煞是有趣。

老闫家终于出来了,他们自知理亏,我们也明白自己有些“防卫过当”,虽然双方不甚愉快,倒也没有大吵大闹,还算是平静地收场了。值得庆幸的是这口猪再也不来了,说不清是这口猪长了“记性”,还是老闫家对它加强了“管教”。

让人讨厌的还有鸡,它们常常袭击我们的菜园。菜园四周是用树枝围起来的篱笆,小鸡很容易钻进去。春天,外边吃的东西少,而菜正是刚出嫩芽的时候,如果这时小鸡把嫩芽吃了,那我们可就惨了——那是多半年的菜。而到了夏秋之季,小鸡在西红柿、茄子、黄瓜上剟上几口也很让人讨厌。小鸡不像猪,一来就是一群,轰走这只,进来那只,而鸡的主人视而不见。一气之下,我们悄悄地采取了一个极端的行动:把大饼子蘸上敌敌畏,撒在菜园周围。第二天鸡的主人可着大街就骂开了,而我们躲在屋里偷偷地乐。对此我们一直守口如瓶,就连女知青都不知是谁干的。不过,这一招果然奏效,骚扰我们菜园的鸡少多了。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fw016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