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老人痴迷收藏奇石 76岁老人近20年来已藏石300余块,其中“西游记”让人大开眼界。
老奶奶可硬举115公斤 80岁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达人,她每周健身4次,能够硬举115公斤。
老人自驾2万公里看女儿 80岁奶奶为看到女儿,自驾2万公里从南非自驾到伦敦。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知青频道 > 插队落户

知青插队时关于悲情民歌兰花花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3-10-21 17:50:24  来源:丁爱笛新浪博客

民歌兰花花是我插队时听过最悲情最伤心的陕北民歌。也许西北环境条件太艰苦,人的生死离别多于有情人终成眷属。没下乡之前在学校时就多次听过民歌兰花花,也感觉情调很悲。但那时总认为情歌嘛,不是悲情就是三角恋,感情上不给你闹出点波折哪能吸引人呀,所以并没在意。但这一切都在一个夏耕的凌晨改变了。

25.jpg

知青插队时关于悲情民歌兰花花的记忆(图为知青旧照)

我当队长的第二年夏收时,为了提高来年麦子产量,我就要求队里每割完一块麦地尽早就把它翻好凉一凉,让前一茬麦茬埋在土里腐烂得快一点。刚好脑盘山上队里最大的一块麦地收割了,那年麦子丰收,全体青壮年劳力直干到晚上十点多才把麦子都挑回场里。队里没什麽像样的壮劳力了,我就想起让能干的满月婆姨顶替放羊老汉张文道第二天放羊去,让张文道老汉和我上脑盘山翻地。张文道老汉听我叫他上脑盘山翻麦地,愣了一下就答应了。这老汉那年五十冒头,曾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务农好把式,读过私塾,有些文化,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身子板常挺得直直的,可以依稀看得出年轻时一定是个美男子来的。只是家庭成份富农,受那个年代极左思潮的影响,我这个队长多少对他有些戒心。不像对一般的老农那样亲近。

鸡刚叫我俩就肩扛着犁吆喝着牛上山了。脑盘山是一个大圆山峁,翻地围着山峁转就行,不用像别的地还要回牛。记得那天凌晨夜空特别晴朗,启明星高挂在天,月亮也分外亮,脑盘山上有几个拐角旮旯里的孤坟影子映得特清楚。这些孤坟里埋的据说都是女人。陕北女人要是死得比男人早,按当地的风俗是要先找一块地埋了,等男人死了再合葬到男人家的祖坟里去。如果这个女人没有嫁人,或有特别情况死了的,那就会留下一个孤坟,没地去。这脑盘山离村近,就有几个孤坟。我和张文道老汉驾着牛在脑盘山上犁地,不停的吆喝着,我在前他在后,前后相差三十来米。说来奇怪,每逢转到东头,他就沉默了,只是不停的甩着响鞭,那鞭甩得清脆、节奏鲜明,就像军乐团的鼓点。我从来就没有想到吆喝牛的鞭子能甩得这样好。在脑盘山峁转着犁了有十多圈后,又来到东边,在一阵清脆的响鞭之后,张文道老汉以一种略带沙哑的凄凉嗓音唱起了民歌兰花花。——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格英英的彩啊,生下一个兰花花呀实是爱死个人。五谷子那个田苗子,数上高粱高啊,一十三省的女孩呀啊数上兰花花好。尤其是唱到:怀里又揣一疙瘩儿纸,我和兰花花一疙瘩儿里死。那民歌兰花花真是如泣如诉,我竟听得泪流满面,连在犁地时老哞哞叫的牛也沉默了。

不用说,脑盘山上的经历我回来后总想闹明白,可几乎没人能够讲出个一二三来。我们插队的这个张家河村顾名思义张家是最大户,有两支分系,互为叔伯兄弟。一支就是张文道、徐应昌、张文礼兄弟三个。这三个比较有意思,小时老二被送给徐姓人家了,名字不姓张。而老三是给张文道家揽活的长工来的,一来二去拜了兄弟。老大张文道,因为能干,集攒了点家当,中央红军来了以后划分阶级成分,就成了富农。另一支也有兄弟三个:张文大、张文德、张文贵,都是贫下中农。那年张文大六十多岁了,还是他知道其中就里。原来张文道年轻的时候和一个外来户的闺女好上了,但遭到女方父母的反对,最终没有闹成。而反对的原因就是他的成分。那个年代成分是很要命的事情,富农就意味着是阶级敌人。据张文大说那个闺女性格刚烈,气性很大,不顾父母反对,恨不得和张文道私奔。倒是张文道最后有些犹犹豫豫,把人家闺女闪下了,最后不知得了什麽病郁郁而终。她父母自闺女死后也搬得不知去向,只在脑盘山上留下一座孤坟。自打那以后张文道就变得沉默寡言,虽然后来也娶妻生子,却怎麽都和原来不一样了。张文大说张文道从来不上脑盘山的,也许是我这个队长不一样,他竟然跟我上去了,见景生情嘛,不唱会憋坏的。

这件事给我震动很大,我们人为的阶级划分不知抹杀了多少人间真情。照我们的阶级划分模式那童话般的灰姑娘的故事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我最刻骨铭心的是,在文化革命时我到上海大串联,见到我的爷爷。这个饱经苍殇的老人见到自己的长孙时,他颤颠颠地走过来想握住我的手,刹那间我脑海里涌上爷爷是地主兼资本家这一念头,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当我爷爷知道自己的长孙不愿意和他握手时,那失望和悲哀的表情至今还时时刺痛我的心。多少年后,我知道爷爷只身从山东老家到上海打工,从小店员一步一步的做到拥有一个小百货公司,再用积累的钱在家乡购置十多亩地,雇了乡下的穷兄弟让他们有口饭吃。这中间所经历的千辛万苦只有当我们自己也成为所谓资本家时才能体会得到。爷孙两代人握握手的真情却被人为的阶级划分给抹杀了,这是多麽痛苦而根本没有机会补救的人间悲剧啊。

98年后我几次回张家河,张家的老人都已过世。当我站在张家在脑盘山峁的祖坟向下望去,张文道的坟正好遥对在山峁下不远处那个至今没人知道姓名的孤女的坟。两个有情人,一段多凄凉而不为人知的悲情,只有岁月才有可能抚平深埋在心中的伤口,抚平人间的不平事。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苏菁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