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老人痴迷收藏奇石 76岁老人近20年来已藏石300余块,其中“西游记”让人大开眼界。
老奶奶可硬举115公斤 80岁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达人,她每周健身4次,能够硬举115公斤。
老人自驾2万公里看女儿 80岁奶奶为看到女儿,自驾2万公里从南非自驾到伦敦。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知青频道 > 插队落户

1970年的除夕我经历了一次终生难忘的杀年猪

发布时间:2013-10-17 11:55:54  来源:上海知青网

42年前,也就是1970年的除夕,我经历了一次终生难忘的杀年猪的过程。

83.jpg

1970年的除夕我经历了一次终生难忘的杀年猪(图为杀年猪)

前两天公司农庄杀了两头猪,员工聊天时问这活生生的猪怎么杀的死,是啊,一头活生生的猪,发起蛮劲来确实很难控制,而杀猪确实是很血腥、残忍的。不过,年轻时我确实也杀过猪。

在我们当知青的那个年代,杀年猪、吃杀猪饭,绝对是农村的盛大节日,因为人们在熬过了一年清苦的日子后现在终于可以饱食一顿肉、解去一年的口馋了。鱼形状的杀猪刀闪烁着银光,担任"杀手"的汉子,气宇轩昂,满脸的喜气,动作熟练。刀在猪的骨骼里游刃有余,颇有些"疱丁解牛"气韵。山寨里的人奔走相告,传递着某家杀猪的信息,小孩欢欣地唱着跳着,临时砌的土灶炊烟袅袅,大铁锅里煮着的足有小孩巴掌大的白片肉翻滚沸腾,村庄一派喜庆景象。

1969年初,我到贵州省紫云自治县一个偏僻的布依族苗族聚居的小山村插队落户。秋收后,农村闲了下来,又时近年关,溯风四起,远山近树披着一层高原特有的薄薄凌冻,茅舍和篱笆墙难挡寒冷,刚得到首次分红款的上海知青纷纷回沪与家人团圆过年,我因种种原因没有返回上海。全乡47个"阿拉",到年底仅有几个人与我一样仍留在生产队里,与孤寂、寒风作伴。不觉已到腊月廿五前后了,物资匮乏,农民是没有年货供应的,但是日子虽然过得不好,节还是要过的。那时候市场上没有什么东西供应,农村过年也十分简单,粮食不足,猪长得既瘦又小,还要"调(出)五(头)留(杀)五(头)"(即卖给国家一头,农民自己才能杀一头),因此真正杀年猪的人家并不多。不少人是偷偷摸摸杀的,不像现在那么堂而皇之,到处猪声“嗷嗷”,煞是热闹。我们当然是无猪可杀,家中除了大米之外一点菜也没有,临近年关心中也就着急与忧虑起来了,虽不能年年有"鱼"(余),但肉却是不能一丁点儿也没有的呀。就这么惆怅中,转眼到了腊月廿九。这天上午,公社革委会请人捎来一张条子,条子上写的内容大概是同意我们几个"阿拉"和公社小学的一位单身教师杀一头猪过年,并指明了猪所在的村庄、主人,面对突然而至的喜讯,我们真有点受宠若惊了。

第二天天刚亮,我们几个人带着又惊又喜又忧的复杂心情踏着凌冻向十余里外那个村寨进发。公社已无人留守,也没人能够帮助你,猪得自己动手杀,而我们最担心的也就是自己杀猪了。

1970年的除夕我们杀的猪的主人是个独居老人,四周无人家,他把还在猪圈里吃食的一头约有100来斤重的黑猪点给我们看,便算完事,腰挎柴刀上了后山,留下我们面面相觑。看看时间已近中午,大家犹豫了半天终于挽起衣袖进了猪圈,在公社那位小学老师指挥下,大家拉耳朵、揪尾巴、抱脚杆、推屁股,把猪弄得“嗷嗷”乱叫。在猪圈里"肉搏"了半天,大家好不容易才连推带拉把猪弄了出来,七手八脚将它五花大绑捆在木梯上。谁执刀?看着瞪着绝望的眼、声嘶力竭吼叫着的活生生的猪,大家腿发抖手发软,谁也不肯也不敢上前担任"刽子手"。眼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看着我们这几个知青,终于,那位老师等不住了,提起刀吩咐我们:"揪牢点"。只见他闭着眼,用力将杀猪刀向猪的颈部软处捅进去,"唰"的一声,血从刀口飞出,喷得老高,热呼呼、苦涩涩的弄得我们满脸满身,瞬间,没人指挥没人出声,大家不约而同撒了手,站在那里直发呆。但见被杀了一刀的猪四肢抽搐,刀口处血泡涌动,然而就是不断气。大家咬咬牙又上前按住猪,"勇敢"的老师伸出抖抖索索的手一刀又一刀,直把那猪颈部全捅烂了,猪才断气。

接下来在猪的脚踝开个口插入竹管,大家轮流就着竹管往猪的身体里吹气,又是用棍子使劲拍打猪身,使气顺着器官经脉通往猪的全身。用了不少时间,猪身终于涨得像气球一般,然后用开水烫、用刀刮毛、破肚、理肠,人多活杂技艺不精,以致使得猪肠子被刀挑破,粪便、猪食淌了一地。猪皮嘛,黑的黑,白的白,刀刮得重的地方猪皮都己刮掉了,只留下白生生的肥肉。待把猪肉好,用一根根竹竿串着走在回村寨的山路上时,山里已暮色四合,远处已响起零星的鞭炮和身边树梢上冰凌被夜风吹过发出的尖脆炸裂声。春节己悄然临近,而我们却浑身乏力,衣服上分不清是水是血,吃肉的胃口早已荡然无存。

那是1970年的除夕,天出奇的阴冷,那一年我刚满18岁,离开上海仅十个月。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苏菁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