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老人痴迷收藏奇石 76岁老人近20年来已藏石300余块,其中“西游记”让人大开眼界。
老奶奶可硬举115公斤 80岁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达人,她每周健身4次,能够硬举115公斤。
老人自驾2万公里看女儿 80岁奶奶为看到女儿,自驾2万公里从南非自驾到伦敦。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知青频道 > 北大荒

知青在北大荒的三个第一次 感悟生活艰辛

发布时间:2013-08-06 10:35:14  来源:老知青网

35.jpg

知青奔赴北大荒

我是69年8月31日启程9月2日到北大荒的北京知青,到后被分配到当时的25团1营服务连,服务连的主要任务就是为营部首长及营部直属单位服务。我们每天从事打草、种菜、收割等项工作。到北大荒后,我第一次接受的工作任务就是打草。

那天,吃完早饭,曲连长把我们班10余人召集在一起,简单的布置了一天的工作任务及打草的要领,并派老职工张师傅(叫什么名字我记不清了)亲自带领我们现场指导。张师傅中等身材,圆脸盘,说话声音洪亮,看上去40岁左右。他发给我们每个人一把小镰刀,带着我们来到了离营部不远的草地。

北大荒的草原一望无际,风吹绿草起伏荡漾好似一条条巨龙在地上翻滚,场景十分壮观。按张师傅的要求我们找到了一片茂密的草地,10余人站在地头,每人间隔一米左右,一字排开。首先由张师傅做示范,只见他右手拿镰刀,左手拢着草,一刀一刀齐刷刷的把草割倒,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地上,然后用草打绳,把倒在地上的草一捆一捆的捆起来,最后像战士在战场上架抢一样,把草一捆一捆的码放好,据说这样码放不仅防风防雨而且等马车进来拉草的时候还容易看到目标。我学着张师傅的样子一刀一刀的割着草,但动作远比不上张师傅那样娴熟,我在心里默默的责怪,是不是自己的镰刀不好用或刀不快呀,正琢磨着,一着急,一刀下去把鞋割了一个大口子,幸亏没有割着我的脚,我庆幸着但仍认真的琢磨着张师傅的动作要领,慢慢的加快了速度。正当大家你追我赶谁也不甘落后时候,抬头望去,只见张师傅在前面约5米远的地方来接应我们了,他挥舞着手中的大钐刀,这大钐刀把长约3米左右,刀长约50公分,呈月牙形,刀好锋利呀,这一刀抡下去方圆约2米左右的草会应声倒下,刚才还是风吹绿草起伏荡漾,转眼间,在他身后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我们这些知青跟在后面打捆都来不及呀!多么高超的技术,多么让人敬佩的老职工呀!

夕阳西下,我们收工了。这一天我打草50多捆,虽然手上起了泡,鞋割了口子,身上腰酸背痛,但收获了我人生当中第一次打草的尝试,他给了我太多的启事以及深刻的教育。晚上我躺在被窝里,给我的爸爸妈妈写了一封信,汇报了自己一天的劳动成果,并告诉他们这里有很多在城市里见不到的事,今天我就在老职工的带领下学会打草了,我自豪,我骄傲!

第一次割大豆

69年北大荒遭遇了多年不见的秋涝,上万亩大豆泡在地里收不回来,听老职工说,只能等天冷上冻以后把豆子从水里捞回来,当时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大约10月底左右北大荒开始上冻了,这时团党委召开了动员大会,提出了:“战天斗地,虎口夺粮”的战斗口号。服务连也召开了动员大会,那天,我们身着棉服,棉帽子,棉手套,手拿小镰刀,全副武装,但脚上只能穿在营部商店新买的球鞋(当地人称此鞋为水袜子),在排长的带领下来到离营部不远的一片豆地,一眼望去豆地以天边相连,一望无际。站在地头边就会看到每拢大豆根部都被薄冰覆盖,一脚踩下去薄冰下面就是冰冷的水,我们站在冰冷的水里虎口夺粮,这时我才明白老职工说从水里捞豆子的含义。一天下来,鞋子湿透了,手套磨破了,但每个知青都没有任何怨言。在回宿舍的路上,同学李文才跑到我身边,直呼我的名字调皮的大声说:“你敢不敢用舌头舔一下镰刀头,”我说有什么不敢的,正说着旁边的老职工说:“你可千万别舔,舔一下舌头会沾在镰刀上掉一层皮”。好‘狠毒’的李文才呀,今天那场景仍在我的脑海里记忆犹新。

晚上,大家把鞋烤在火炉旁,早早的钻进了被窝,我坐在炕边缝着磨破的手套,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妈妈,如果在北京,在她身边,这点活算什么呀,可我一个16岁的孩子哪里会呀,想着想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

第二天,天亮了我们还要继续昨天的工作,但烤了一夜的鞋仍没有干,现在记不清在我身边是哪个聪明的同学,想出了一个高招,我们一起跑到锅炉房用热水吧鞋子冲热,趁热把鞋子穿上,大家依旧迈着雄赳赳的步伐,走向一望无际的豆田,又开始了一天新的战斗!

第一次烧炕

在北大荒每天烧炕是最普通最平常的事情了,夏天少烧,冬天多烧,要烧的恰到好处,温度适中也有经验之谈,但对于我们知青因烧炕起火有之,我这第一次烧炕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也惹出了不小的麻烦,至今难忘!

在服务连我们10余名同学住在同一个宿舍,为了保证每天大家都能睡上温暖的热炕,我们排班轮流烧炕。可在服务连没有现成的草和板子让你去烧,只能靠我们自己在连部周围去找,眼看就要轮到我了,我前一天就把要烧的柴禾准备好,生怕被别人发现。那天,我提前从地里赶回来,把灶坑里的灰掏出来,癖好板子,架好木条,把提前准备好的柴禾全部烧完,满以为今晚大家会睡上一个温暖的热炕。可晚上同学们躺在炕上个个都在翻饼,谁都睡不着,尤其睡在炕中间的更是翻来覆去,大家不停地念叨着太热了,太热了,又不好意思说别的。也不知道半夜几点了,姚立惠突然从炕中间爬了起来,掀开褥子,只见炕席被烧糊了,她的褥子也被烧了一个大洞。姚立惠和我不仅是同学还是邻居,她的妈妈善良、贤惠,从北京来时,刚给她做的里面三新的褥子,因我的过失,烧成现在的样子,我不知所措,一种发自内心的愧疚油然而生,我连忙从被窝里爬出来,站在她睡的炕边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后来,她的褥子在同学们的帮助下很快修补好,我愧疚的心情也稍好一些。这就是我第一次烧炕给大家惹来的麻烦,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想起来仍然感到有些愧疚!

以上是我到北大荒的三个第一次,这三个第一次开启了我到北大荒生活的钥匙,是我人生中永远抹不去的记忆。77年7月回到北京以后,由于我们69届文化水平低,在单位的组织下,我先后参加了初中、高中、中专、大专文化知识的学习,并取得了相应的文凭。在学习期间,只要自选题目写作文,我都会拿起笔记忆下北大荒的生活。我在北大荒生活了8年,这8年的经历是我人生中的宝贵财富,它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会永远珍藏!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苏菁 】
更多
关注枫网微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