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世界 | 健康养生 | 中老年广场舞 | 休闲爱好 | 作品展示 | 中老年时尚 | 老年人活动 | 中老年用品 | 老年权益 | 退休网 | 历史秘闻 | 老年游 | 佛教网 | 养老网
老人痴迷收藏奇石 76岁老人近20年来已藏石300余块,其中“西游记”让人大开眼界。
老奶奶可硬举115公斤 80岁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达人,她每周健身4次,能够硬举115公斤。
老人自驾2万公里看女儿 80岁奶奶为看到女儿,自驾2万公里从南非自驾到伦敦。
枫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古代军事网 > 古代军事家枫网快乐营

关于诸葛亮“杀常房诸子”的一些杂七杂八

发布时间:2014-12-08 17:08:31  来源:网络综合

古代军事网 古代历史故事诸葛亮杀常房诸子,是裴松之注三国志引用魏氏春秋的一条记录,原文是:魏氏春秋曰:初,益州从事常房行部,闻褒将有异志,收其主簿案问,杀之。褒怒,攻杀房,诬以谋反。

诸葛亮

关于诸葛亮“杀常房诸子”的一些杂七杂八

 

2012年03月27日01:21诸葛亮杀常房诸子,是裴松之注三国志引用魏氏春秋的一条记录,原文是:魏氏春秋曰:初,益州从事常房行部,闻褒将有异志,收其主簿案问,杀之。褒怒,攻杀房,诬以谋反。诸葛亮诛房诸子,徙其四弟於越巂,欲以安之。褒犹不悛改,遂以郡叛应雍闿。臣松之案:以为房为褒所诬,执政所宜澄察,安有妄杀不辜以悦奸慝?斯殆妄矣!简单翻译就是:刘备死了没多久,南中动荡,牂牁太守朱褒于是有心造圌反。正好赶上时任益州从事的常房“行部”(刺史巡视所部各郡的例行公事行为),常房得知朱褒有异志,就抓了他的“主簿”(秘书)拷问,还给杀了。朱褒干脆起兵攻杀了常房,反而污蔑常房谋反。诸葛亮就杀了常房的儿子,把他四个弟弟流放越巂郡,想用这种办法“安之”(安朱褒之心)。结果没啥效果,朱褒还是造圌反了。裴松之跟这儿的评论是:诸葛亮这么英明神武伟光正的人,咋会枉杀无辜来取圌悦奸佞哪?这不扯淡么!言下有点儿怀疑魏氏春秋泼脏水的意思。但凡亮粉亮黑都绕不开这件事。亮黑就不用说了:朱褒既然反了,常房那就是无辜的,你诸葛亮不给常房申圌冤也就罢了还杀了他一堆儿子,这忒不人道了,忒不法制了。亮粉则干脆质疑这条史实,而且质疑的有点儿分量:“从事”是益州刺史的佐吏,而“行部”是益州刺史的活儿,你常房一个益州从事,装哪门子大瓣儿蒜,行个毛部啊,你有那权力吗?这事颇混乱,得一点儿一点儿说了。首先,常房身为益州从事,他还真木有资格去牂牁“行部”,别说益州从事,就算是益州刺史,也没资格去牂牁“行部”的。为啥呢,因为越巂、牂牁、益州(与州名同,郡府在滇池)、永昌等郡,在东汉末属南中地区,而无论在刘备的生前还是死后,南中压根儿就不归益州牧直辖。这是因为,打东汉开始,南中诸郡就叛而复降,降而复叛,灵帝年间精兵进剿,一度被打的稀里哗啦,甚至有打算要放弃南中,如朱崖(海南岛)故事。就是鉴于南中地区少数民圌族众多,根本就没法照搬内地的统圌治模式。所以刘备入蜀之后,也只是对南中实行简单的羁縻政策,专门成立庲降都督,管理南中,有点儿后世唐代西域都护府那意思。安远将军邓方领朱提太守,就是第一任庲降都督。邓方号称“轻财果毅”,其实就是不重财(不加重少数民圌族负担)而且很悍很能打,所以很有威信,夷汉敬服。他死后,李恢继任。综上所述,南中压根儿不属于益州刺史管辖,牂牁属南中,益州刺史“行部”都逛不到那边去。那么诸葛亮杀常房诸子事,果然是《魏氏春秋》泼脏水了?也不尽然。有一条参照的记载在《华阳国志》里,只不过名字不叫常房,而叫常颀:从事蜀郡常颀行部南入,以都护李严书晓喻闿。闿答曰:“愚闻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今天下派敝,正朔有三,远人惶惑,不知所归。”其傲慢如此。颀至牂柯,收郡主簿考讯奸。褒因杀颀为乱。《华阳国志》是我国古代的西南夷地方志,作者是东晋时代的蜀郡人常璩,保不齐和这位挂了的蜀郡常颀还有点儿沾亲带故。这里又牵扯了另外俩人。一个是益州(云南滇池附近)汉圌族大姓雍闿,这位爷才是历史上掀起南中叛乱浪潮的真正主角,他还活着的时候,所谓的“蛮王”孟获不过是给他牵马坠蹬的。他死后孟获“代闿为主”,才有了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另一个则是蜀汉名臣李严。这段历史《三国志》也有记载,分别在后主李恢吕凯等人的传记里。刘备刚死没多久,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雍闿。建兴元年,雍闿先杀太守正昂,蜀汉朝廷改派蜀郡张裔做太守。他立马抓了张裔送去吴国。连续两任益州太守毁在他手里。李严原先做过犍为太守,紧挨着南中,可能曾跟雍闿有些交情,他写信六纸,晓谕厉害,劝雍闿放弃叛乱。雍闿回答却只一纸,这就是前头引的那句“听说天无二日,土无二王。现在天下却有三方正朔。我等边民惶恐,不知道该跟从谁啊”当真是气焰嚣张,不可一世。随即被孙权任命为永昌太守。联系《华阳国志》记载可知,常房,或叫常颀,他所谓的“行部南入”,其实是去安抚已经连坏两任益州太守的雍闿,“以都护李严书晓喻闿”替李严给雍闿送安抚信。只不过这事实在不好听,所以用了“行部”一词粉饰,并非刺史公务意义的“行部”。但是往回走到牂牁郡(牂牁郡在南中地区东北,向北即是巴郡,从此往李严留镇地永安较近),他察觉到牂牁郡也不稳,牂牁太守朱褒欲反。于是抓朱褒的主簿刑讯,不料打草惊蛇,被狗急跳墙的朱褒起兵杀死,而且反咬一口。这里插一句题外话的,有的人很喜欢掰扯法律法规的条目,譬如就有这论点:说这个常房抓了就杀人,这个太扯了吧?“吏不满六百石,下至墨绶长、相,有罪先请”也就是说即便是小吏,犯了罪也应该先请示中央才能决断刑罚的,一个从事凭啥抓人说杀就直接杀了?——中国人老圌习惯还不清楚么,法律规定是一回事,执行就是另一回事罗。咱姑且不论那主簿是不是被故意受刑拷死的,如阳球那等酷圌吏行圌事。现在法律还规定不让杀人呢,还不是有的是激情上来就水果刀噗噗噗的……要赶上常房义愤填膺了一把,叛贼死也就死了,又能怎地?常房,或叫常颀,是蜀郡人,也就是现在成都人。

返回枫网首页>>

【责任编辑:fw008 】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快乐老人报广告刊例
Copyright 2010-2015 快乐老人产业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07000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302000210号